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3222
  • 手机:189619433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陈印泉侯振鹏:对相声心存敬畏 选北大博士PK没错
发布时间:2022-01-17     

  在新一期《相声有新人》节目中,选手互评第四名的陈印泉侯振鹏二人挑选了同一战队、选手互评第十八名的单人脱口秀选手张宇识。一时间,“二对一,明显就是欺负人”、“比不起,就会挑软柿子捏”等言论四起,场内选手诧异,场外观众也对陈侯二人的这一选择表示不解。

  “除了张宇识,大家都指着相声吃饭,这个机会很重要。”陈印泉在节目中这样阐释选择张宇识的原因。的确,北大理学博士毕业、现任中科院青年科学家的张宇识,在相声之外,还有本职的科研工作要做。陈印泉侯振鹏作为专业的相声演员,属于郭德纲口中“除了相声什么也不会”的那波人。

  “就我对‘相声’这两个字的敬畏而言,我选得没错。”陈印泉说如是说。也有网友表示“比赛嘛,就是要挑个自己胜算大的对手,没毛病!”

  作为嘻哈包袱铺“嘻哈五虎”中的两员猛将,陈印泉侯振鹏二人的相声之路似乎走得顺风顺水:2014年曾获得北京电视台喜剧幽默大赛冠军,2017年又登上了央视元宵晚会的舞台,更是央视及各大卫视节目中的常客。但在采访中,二人也透露出对自身作品与观众脱节,创新不足,节目生产力越来越弱的担忧。

  网易北京:作为“80后”相声演员,你们是什么时候、什么契机喜欢上相声的?

  陈印泉:我从小就非常喜欢相声,小时候姥爷买磁带听,我就跟着听,觉得自己迟早要跟相声结缘,只是当时家里条件限制,没机会去上台学习,只能把这个当做梦想的种子。直到来了北京,当时有很多简陋的票房和小茶馆,我才觉得这个种子终于可以发芽了,虽然实现说相声的梦想用了很长时间,但我还是做到了,我特别满足。

  侯振鹏:我也是小时候喜欢相声,但没系统学习过,后来来北京有很多他刚说的票房,我就经常去玩儿,慢慢水到渠成我就干了这行。

  网易北京:舞台上你们擅长模仿刻画人物,是怎么捕捉到人物性格特点的精髓的?有没有“秘籍”可以分享?

  陈印泉:一点秘籍都没有,谁学谁都会。就一句话:做生活的有心人。我每天在观察,我真的跟阿姨在一块呆一周,天天那样耳濡目染、熏陶,就会有变化,这就是文化和教养,你天天在她身边受着她的教养,你就成了她。

  陈印泉:我觉得陈印泉还是一个特别优秀的相声演员。应该说呢他是博采众长...唉是评价对方是吧?不是评价自己啊。

  侯振鹏我觉得是个在舞台上很慢,生活当中更慢的人,是个慢性子,和我这个急性子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他最大的优点是宠辱不惊,宠的时候他也就会心一笑,最大的缺点是辱辱不惊,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他都表现得无所谓。不像我性格很敏感,别人宠我的时候,我就会飞上天,如果是受到负面或者辱的时候,就是三尸神暴跳,五灵豪气飞。总的来讲,我对侯振鹏的评价就是“一个比较合格的相声演员”。

  侯振鹏:他就是特别聪明。随便你给他抛出一个题来,比如这个椅子,让他即兴发挥编出一段相声来,他一个小时能编出六个节目来。每个节目一定说有多么的上品…(突然被陈印泉打断)

  陈印泉:这是特自然的过程。刚开始就想找个地方说相声,没有那么多想法,就且行且珍惜。因为当时也不会说相声,我俩就觉得能给大伙逗乐了就对了,逗着逗着就逗了十年了,到现在真是且行且珍惜了。我俩一上台,大家喜欢,就证明这种合作是成功的。

  陈印泉:先说《相声有新人》节目确实是压力挺大的。东方卫视这样的平台大可不必做一个相声类的节目,做个别的喜剧类的节目或者是小帅哥小美女搞起来,都没问题的。但相声是传统艺术,受众面本身不是很广,南方的观众接受起来好像挺难的。相声节目本身就少,所以它一开播我们肯定要来参加。这么多年我俩要说没出息呢也有,但是说出息多大也是瞎掰,所以想借着好平台、好机会,好好展示自己。

  陈印泉:说得冠军那是妄语,但是谁都想往最后演演,能不第一轮淘汰,绝对不第一轮淘汰。但越往后也感觉确实压力大,我觉得核心的问题反映在语境真是不一样,现在特别潮的词汇我们完全没有,跟观众是有点脱节的。

  侯振鹏:只能说是及格吧,6分。现在还在过关,过关那就是及格,但你说是有多么好,达到自己的要求、达到观众的期望,也不敢说太高。

  陈印泉:我也想是6分,但就自己追求来讲,我觉得打1分2分3分都行,反正绝对打不了高分,因为总要对自己要求高一点。现在竞争特别激烈,现在的新人,年轻的像窦晨光他们都特别优秀,我们压力很大。你还在原地踏步的时候,别人是快速的超越,所以给自己打1分都是对。

  侯振鹏:因为像窦晨光(这些年轻的人),他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人,我们其实算老人了。他们现在的年龄,更能接近现在大家的生活。所以从创作上来讲,他们是更有优势,更能捕捉到现在年轻人的语境,我们在这点上还是差了一些。

  陈印泉:我觉得有很大进步的是金霏陈曦,因为我们在嘻哈包袱铺是多年同事,我们说相声,倒不是说这自吹自擂啊,就相对有一点成绩的时候,他们俩还是以传统节目居多。但是这两年他们俩也开始创新了,很多新节目无论从形态样态上,还是内容上来讲都挺新的。再一个我觉得像孟鹤堂周九良,孟鹤堂就比我小两岁,我们都是80后,但小孟就特别能跟观众打成一片,很多90后00后的观众非常喜欢他。小孟扎根小剧场十多年,每天跟观众生活在一起,所以他的东西是最真实的。还有德云社的谢金,我觉得我从他身上学到人家是怎么能稳稳当当说一段相声,要搁我这,心里早发毛了,但是谢金能稳稳当当的在那说,这确实是功夫。

  网易北京:一路走来你们斩获了很多奖项,也登上过央视的舞台,这些奖项和经历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陈印泉:任何一个从事表演艺术的,他一得奖,往往出现两种结果。一种是固步自封,觉着“我都得了奖了,我就登峰造极了”。另一种就是鞭策和鼓励。对于我俩来讲后者更多,因为我俩没得过特大的奖,像“欢乐喜剧人全国总冠军”,没得过,所以也就一点都不迷茫。我们是基本每输五次才能得一次奖,所以已经都习惯了。参加比赛唯一的动力,就是逼着自己能像模像样地说相声,能弄出一好节目来。相声演员没有节目这太可怕。所以得奖对于我来说最大意义就是一种动力,让你不断的再去突破,再想远的事儿。

  侯振鹏:我觉着更多的是积累了一些大舞台的舞台经验,锻炼演员在舞台上的心理素质。

  网易北京:作为传统艺术的相声,当今市场可能不是很理想,有没有为生存压力担心过?

  陈印泉:现在确实有些小剧场,有些刚从事相声艺术的小孩吃不饱饭,有些像地方它本身条件限制,没有“观众进剧场听相声”的土壤和氛围,所以生存困难一些,但像北京、天津还是很景气很繁荣的。现在相声市场呢,基本上郭老师主导了一大半,除了德云社团队以外,一些小的团队不断地消化和分割市场,大家还是都能吃上饭的。

  我们的担忧来源于离开嘻哈包袱铺到了文工团,算个体户的相声演员,所以有时候对自己生存还是挺担忧的。没有剧场,你不能老演节目,你就不知道观众需要什么,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没地儿演出,就不知道演什么出。不知道演什么出。观众就看不着你,看不着你,渐渐就忘掉你。

  侯振鹏:我们俩还是没有什么生活生存上的负担,现在的担忧就是节目生产力越来越弱了,其实将近有两年没在小剧场、没在舞台上表演了。现在也打算在小剧场每周演那么一两场,再跟观众重新培养起来。

  陈印泉:希望我们在这个行业中能有一席之地,业内公知,业外熟知。做和观众朋友们真正的交心的、能让大家说的上代表作品、掷地有声的相声演员。

  《人在北京之星光》第31期,网易新闻北京频道出品,欢迎转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