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3222
  • 手机:189619433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内斗终落幕 邢博越成为金花股份掌门人
发布时间:2022-03-26     

  。截至目前,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股份9460.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35%。因此,公司董事会认定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动人成为公司控股股东,邢博越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在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的25.35%股份中,邢博越持有6456.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30%,杜玲持有1097.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4%,杨蓓持有105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3%,钟春华持有852.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8%。

  受此消息影响,当日股价报收8.2元/股,微涨1.36%,总市值30.61亿。

  资料显示,邢博越目前为第一大股东,是现任董事长邢雅江之子。原董事长张朝阳因陷入“侵扰门”事件于今年2月份辞去董事长职务,现任金花股份董事一职。

  此前,因原控股股东金花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花投资”)持有的上市公司无限售流通股份6689.77万股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公开拍卖,金花股份控股股东权益发生变动。金花股份公告称,本次控股股东权益变动将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公司将暂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随后,金花股份收到上交所的监管函,要求公司自查金花投资股份被司法拍卖等相关事项是否已充分披露,并说明公司、第一大股东、原实际控制人与本次股份竞得方之间是否存在应披露未披露的潜在安排或约定。

  金花股份原控股股东金花投资的背后为陕西首富吴一坚,吴一坚也正是金花股份的实控人。

  2020年6月,金花股份控股股东金花投资持有的4353万无限售流通股份被司法拍卖,被西部投资实控人邢雅江之子邢博越接手,西部投资也以11.64%占比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在通过司法拍卖进入金花股份后,邢博越及一致行动人在开启了一路“买买买”,在二级市场上不断购进公司股份。截至目前,邢博越与杜玲、杨蓓、钟春华为一致行动人,共同持股达到25.35%。

  去年6月,金花投资持有的17.92%股权被挂上司法拍卖平台,失去此份股权意味着金花股份控制权即将发生更迭。

  对于这“最后一城”,金花投资虽然全力死守。第一次定于7月17日的拍卖,因“案外人对拍卖财产提出确有理由的异议”而中止;二次定于8月22日的拍卖,于8月10日因“两个案子并案处理”而撤回。

  公告显示,公司原控股股东金花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花投资”)持有的公司股份6689.76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7.92%,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3.63%)被司法拍卖,由新余兴鹏同创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吴信金、熊俊彦在公开竞价中以最高应价胜出。

  至此,吴一坚的金花投资和邢博越的西部投资的争斗正式落幕,邢博越成为金花股份实控人。金花股份此前“邢博越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认可现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的控制地位,且无意与现第一大股东金花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就上市公司控制权引发纷争”的说辞不攻自破。

  资料显示,金花股份以药品研发、生产及销售起家,并于1997年6月上市,主营业务涉及医药工业、医药商业、酒店业等领域。

  3月11日,金花股份公告称,公司拟作价约3.69亿元通过公开拍卖方式转让全资子公司金花国际大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花国际”)100%股权。

  对此,金花股份解释称,金花国际连年亏损,同时其主营业务为酒店经营,非公司医药工业核心业务,公开拍卖其股权是为有效提升公司经营业绩,集中资源聚焦医药工业。

  数据显示,2020年,金花国际大酒店实现营收2042.71万元、净利润-2963.83万元;2021年,其实现营收2185.14万元、净利润-2728.17万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金花国际大酒店实现总资产约3.7亿元、净资产约3.44亿元。

  关于金花股份新实控人的发展战略,出售金花国际大酒店的原因以及围绕人工虎骨粉的虎骨酒产品上市问题,本报已向企业发去采访函,截止发稿,暂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