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3222
  • 手机:189619433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东利机械涉嫌临门突击专利 高管履历现不同版本信披质量或打折
发布时间:2022-03-16     

  另一方面,此番上市,东利机械不仅营收、净利增速滑坡,其净资产收益率也总体下跌。对于主要销售市场在海外、客户集中度高企的东利机械而言,全球汽车产销“开倒车”或系其成长能力的一道考验。除此之外,东利机械于2019年开始接受上市辅导,2019年及以后申请的专利数已超六成,涉嫌“临门”突击专利。

  而且,报告期内,东利机械审计机构曾多次因执业问题“吃”警示函,且械招股书中关于高管、独董的履历信披疑云浮现,对此,天建所或难勤勉尽责。雪上加霜的是,东利机械多家供应商现“零人”异象,千万元交易真实性存疑。

  2018-2020年,东利机械营业收入增速和净利润增速逐年下滑,且2020年,其净利润“开倒车”。

  据东利机械签署日为2021年3月5日的招股说明书以及签署日为2022年1月3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7-2020年及2021年1-9月,东利机械营业收入分别为2.47亿元、3.29亿元、3.83亿元、3.87亿元、3.7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835.83万元、4,190.4万元、4,925.9万元、3,751.94万元、5,268.5万元。

  也就是说,2018-2020年,东利机械营收增速及净利增速均下滑,且2020年,其净利润“开倒车”。

  另一方面,2018年,东利机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2018-2020年,东利机械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总体下降。

  上述情形或表明,2018-2020年,东利机械营收增速和净利增速逐年下降,且2020年,其净利润现负增长。同期,东利机械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总体呈下降趋势。

  社保缴纳人数往往能反映出企业的规模和实力。然而,东利机械的供应商频现“零人”异象,交易金额累计超千万元,交易真实性存疑。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9月,唐县石油固井工具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唐县制造”)均为东利机械第三大锻造毛胚的供应商。同期,东利机械对其的采购额分别为621.54万元、1,102.82万元、1,107.34万元、1,226.71万元,占东利机械当期锻造毛胚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10.49%、14.48%、16.09%、15.59%。

  据招股书,唐县制造成立于2006年6月30日,注册资本为8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油固井工具、机械配件制造、销售,固井水泥添加剂销售。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3日,唐县制造股东为程天增、张翠兰、程宾。2018-2020年,唐县制造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3日,唐县制造股东程天增持股比例为64.75%、程宾持股比例为33.75%、张翠兰持股比例为1.5%。

  据公开信息,程天增还持有唐县建阳水泥外加剂厂(以下简称“建阳水泥”)100%的股份。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建阳水泥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9月,惠民县丰铭金属制品销售中心(以下简称“丰铭金属”)及其关联公司分别为东利机械第一大、第二大、第三大、第二大废钢供应商。同期,东利机械与其交易金额分别为741.85万元、345.11万元、156.61万元、44.26万元,占东利机械当期废钢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4.95%、37.82%、29.64%、9.94%。

  据招股书,丰铭金属及关联公司包含惠民县乐群金属制品销售中心(以下简称“乐群金属”)、惠民县硕丰金属制品销售中心(“硕丰金属”)、天津市鼎升废旧物资回收有限公司(“鼎升回收”)以及丰铭金属。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乐群金属成立于2018年5月21日,为王伟亮个人独资企业。乐群金属经营范围包括金属制品的购销,注销日期为2019年6月24日。乐群金属未披露其年报信息。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硕丰金属成立于2018年12月26日,投资人为霍清海。硕丰金属经营范围为金属制品的购销,其注销日期为2020年9月9日。2018-2019年,硕丰金属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2020年,硕丰金属未披露年报。且硕丰金属为个人独资企业,投资人为霍清海。

  据公开信息,霍清海名下关联企业仅有惠民县诚铭金属制品销售中心(以下简称“诚铭金属”)。诚铭金属成立于2021年6月22日。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鼎升回收成立于2017年2月27日,鼎升回收经营范围为民用废旧物资、生产性废旧金属回收;塑料制品制造、销售;硅铁、锰铁、生铁、钢丸批发兼零售。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3日,鼎升回收为自然人独资企业,股东为崔凤青。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3日,丰铭金属成立于2020年5月8日,为个人独资企业,股东为冯玉清。丰铭金属经营范围为金属制品、不锈钢制品的购销。2020年,丰铭金属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也就是说,2018-2020年,丰铭金属及关联公司或不存在代缴情况。而丰铭金属及关联公司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9月,聊城市华鼎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鼎物资”)分别为东利机械第二大、第一大、第二大、第三大废钢供应商。同期,东利机械与其交易金额分别为37.96万元、567.49万元、164.84万元、21.75万元,占东利机械当期废钢采购额的比例分别为4.86%、62.18%、31.2%、4.89%。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3日,华鼎物资成立于2011年3月21日,股东为张秀云、贾德俊,持股比例分别为80%、20%。其经营范围为机械配件、冲压件、不锈钢制品、法兰盘、钢管、钢材、下角料、标准件、矿用配件、板材、废铁的销售。2018-2020年,华鼎物资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换言之,华鼎物资或不存在社保代缴情况,其2018-2020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由上述情形可见,东利机械供应商唐县制造、丰铭金属及其关联公司、华鼎物资,社保缴纳人数均现零人异象,其中唐县制造、丰铭金属及其关联公司分别累计撑起东利机械上千万元采购额,交易真实性或该“打上问号”。

  一方面,2018-2020年,东利机械前五大客户集中度均逾90%,高于其同行业可比公司。

  据招股书,东利机械主营业务为汽车零部件、石油阀门零部件及其他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8-2020年及2021年1-9月,东利机械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28亿元、3.8亿元、3.83亿元、3.69亿元,主营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99.58%、99.16%、99.14%、98.15%。

  而汽车零部件下游行业通常可分为汽车整车装配和汽车售后维修服务。汽车制造商是汽车零部件行业最大的客户群体,其发展状况、技术革新、与零部件厂商的合作关系以及订单情况直接影响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的生产经营。

  据招股书,东利机械同行业可比公司分别山东联诚精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诚精密”),四川德恩精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恩精工”)以及成都西菱动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菱动力”)宁波拓普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拓普集团”)。

  据招股书,2019-2020年,西菱动力前五大客户集中度分别为82.69%、74.1%,拓普集团前五大客户集中度分别为56.36%、62.18%,联诚精密前五大集中度分别为42.05%、47.29%,德恩精工前五大客户集中度分别为17.4%、19.89%。

  据西菱动力2018年年报,西菱动力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为83.62%。

  据拓普集团2018年年报,拓普集团前五名客户销售额占年度销售总额的63.9%。

  据联诚精密2018年年报,联诚精密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为43.42%。

  据德恩精工签署日期为2019年5月21日招股说明书,2018年,德恩精工前五名客户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2.48%。

  可以看出,报告期内,东利机械客户集中度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对此,东利机械解释,其前五大客户集中度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主要系可比公司产品较为分散,而东利机械专注于生产中高端发动机减振器零部件。此外,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与东利机械所处的细分领域的差异、面向客户群体的差异也导致了客户集中度的差异。

  且招股书显示,如果下游行业景气度出现下滑、汽车零部件在全球范围内的采购需求出现收缩,主要客户的订单量和合作关系会受到冲击,当市场行情趋紧时,会对东利机械的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6-2020年,中国汽车零配件出口金额增速分别为3.56%、11.9%、7.82%、0.75%、6.96%。

  也就是说,2017-2019年,中国汽车零配件出口额呈下降趋势,至2020年有所上升。但是主要销售市场在海外、客户集中度高企的东利机械,面临着全球汽车产销“开倒车”的窘境,未来将如何保持其成长能力?

  创新是企业发展的原动力,其中申请专利系对研发成果的一种保护。然而,报告期内,东利机械发明专利数量或在同行中“垫底”。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为2022年1月3日,东利机械共拥有专利55项,其中发明专利2项。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其同行业可比公司联诚精密、德恩精工、西菱动力,拥有的专利数量分别为62项、70项、54项,拥有的发明专利分别为10项、16项、4项。截至2015年3月10日,拓普集团拥有专利共114项,其中发明专利13项。

  据证监会公开信息,此番上市,东利机械接受辅导的时间为2019年12月-2020年5月。

  据招股书,东利机械拥有的55项已获得授权的专利中,主要集中申请于2019-2020年。

  具体来看,东利机械已授权专利申请于2013-2021年的数量分别为7项、0项、3项、5项、0项、0项、30项、8项、2项。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仅2019年一年,东利机械至少申请了30项专利,占其已获授权专利总数的60%。而且,东利机械获得授权的专利中,申请于2019-2020年的数量合计为38项,占其已获授权专利总数的69.09%。

  而东利机械于2019年12月开始接受上市辅导,2019年及以后申请的专利数已超六成,其是否存在“突击”申请专利的嫌疑?

  据招股书,于亮为东利机械副总经理,其任职期为2020年11月13日至2023年11月12日。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1月3日,于亮对东利机械持股0.46%。

  据招股书,东利机械的前身为保定市东利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利有限”),2014年12月,东利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

  据招股书,2003年7月至2007年9月,于亮任保定长城汽车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汽车桥业”)财务主管。2007年10月至2019年4月任职东利有限和东利机械财务总监。

  据签署日为2015年2月27日签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以下简称“公开转让说明书”),于亮,2003年7月至2006年9月,任职长城汽车桥业财务主管;2006年10月至2014年11月,任东利有限财务经理;2014 年11月起担任东利机械财务总监。

  且据东利机械新三板2017年11月发布的《第二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公告》,于亮,2003年7月至2006年9月任长城汽车桥业财务主管;2006年10月至公告发布日任职东利机械财务总监。

  不难看出,相较于新三板时期的公开转让说明书、第二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公告,招股书披露于亮从长城汽车桥业的离职时间相差一年,披露的于亮在东利有限任职起始时间也相差一年,令人费解。

  除高级管理人员过去简历信披前后矛盾外,东利机械独立董事在外任职情况信披也现疑云。

  据招股书,截至签署日2022年1月3日,于良耀为东利机械独立董事。同时,于良耀兼任浙江康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盛股份”)独立董事、天津清宸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宸科技”)董事、河南迈斯特汽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迈斯特汽车”)监事、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独立(以下简称“北摩高科”)董事。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武汉元丰汽车电控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丰汽车”)成立于2007年2月9日。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3日,“于良耀”担任元丰汽车的董事。2021年5月31日,“于良耀”新增成为元丰汽车的董事。

  据天眼查数据,元丰汽车的董事“于耀良”,任职的企业还包括康盛股份、清宸科技、迈斯特汽车、北摩高科、东利机械。

  这意味着,元丰汽车的董事“于耀良”,与东利机械独董于良耀是否为同一人?倘若为同一人,“于良耀”自2021年5月底任元丰汽车董事,而招股书签署日为2022年1月3日,为何招股书没有披露此任职情况?

  简而言之,不仅关于独董于良耀在外任职信披现疑云,东利机械关于财务总监的任职履历信披,与新三板时期的公开转让说明书矛盾。至此,东利机械的信披质量或遭“拷问”。

  据招股书,此番上市,东利机械的审计机构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天建所”)。

  据证监会2020年4月10日发布的公开信息,2020年3月19日,天健所及其相关会计师因在对浙江杭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审计项目中,存在未披露暂停执行合同情况且披露的收款进度与实际不符,未充分披露应收票据到期无法承兑的风险,且未采取进一步的审计程序的问题,而被浙江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据证监会2020年4月10日发布的公开信息,2020年3月19日,天健所及其相关注册会计师因在对宁波容百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容百科技”)申请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项目审计中,存在出具的文件中未准确说明比克动力(包括郑州比克电池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主要回款实质为自身开具的商业承兑汇票的情况,未能关注到容百科技招股说明书中相关内容不准确的情况,而被宁波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据证监会广东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9〕75号文件,2019年9月17日,天健所及其会计师在其执业的罗顿发展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度年报审计项目审计中,因未保持应有的独立性,未恰当利用专家工作,而被广东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据证监会广东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9〕119号文件,2019年12月20日,天健所及其注册会计师因在执业的西陇科学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度审计项目中,存在收入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函证程序执行不到位的问题,被广东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据证监会广东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20〕27号文件,2020年3月4日,天健所及其相关会计师因执业的广东中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钰科技”)2014年度年报审计项目中,存在应收账款与销售收入执行函证程序中回函可靠性未进一步查证、执行“销售截止测试”时未按照审计计划执行审计程序、对销售收入执行细节测试程序不规范等问题,被广东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据证监会广东监管局〔2021〕12号文件,2021年3月18日,天健所及其相关注册会计师因所执业的贤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年报审计项目中存在长期股权投资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应收票据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等问题;所执业的广东新宏泽包装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年报审计项目,存在未对管理层的专家的工作进行充分的了解和评价,对商誉、递延所得税负债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对在建工程的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机器设备减值测试的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对应付职工薪酬的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等问题;执业的所执业的广东达志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8、2019年度审计项目中,存在贸易类业务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应收账款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审计工作底稿不完整、不规范等问题,被广东证监局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要求其做好整改工作,进一步加强内部管理,健全质量控制制度。

  也就是说,报告期内,东利机械审计机构天建所曾多次因执业问题被警示,且东利机械招股书中关于高管、独董的履历信披或存漏洞,对此,天建所或难勤勉尽责。